1

清道光年间“因奸杀人案”全解

道光年间,某县发生一起因奸谋杀亲夫的命案,案情非常奇怪,案发现场,死者某甲的脑袋对着屋里,脚冲着屋外,横尸于家中门槛之处,下半身全是鲜血。

道光年间,某县发生一起因奸谋杀亲夫的命案,案情非常奇怪,案发现场,死者某甲的脑袋对着屋里,脚冲着屋外,横尸于家中门槛之处,下半身全是鲜血。仵作将他俯卧的身体翻过来才发现,他的生殖器已被剪断,疼昏过去,因失血过多而死。

如此凶残的杀人案,官府十分重视,经过一番严讯,某甲的新婚妻子,“尝自承与表兄某通”。既有通奸劣迹,谋杀亲夫便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尤其“剪断命根”的杀人手法,无疑暗示着犯罪动机源于某种不正常的两性关系。知县据此严刑拷打,某甲妻子熬刑不过,只得承认:当晚同某甲在卧室拌嘴,恼羞成怒之下,举剪“咔嚓”,官府遂判决该女死刑。

清道光年间“因奸杀人案”全解

案件由县里递交至省里复勘,巡抚的幕僚程某在审阅尸格(尸检报告)时,突然觉得不大对劲,便告知巡抚此案也许另有内情,巡抚也觉奇怪:“这个案子动机和手法都很明确,犯妇亦已招供,何来蹊跷?”

“试想死者在屋里跟夫人吵架,阳物被剪断,剧痛之中,应该夺门而逃,那么就算在门口倒下死去,也应是头朝屋外,脚朝屋内,可这份勘验卷宗显示的正相反,死者是头朝内,脚朝外,这分明是从外面往家里逃的样子,只怕其中有冤。”

巡抚闻言虽觉有理,但依然坚持原来的判决:“阳具是何物,哪是能随便露出让外人剪的,不必多疑(肾囊何物,谁得而加以剪?何所疑)!”随后甲妻与其表兄被开刀问斩,明正典刑。幕僚程某认为这是一起判错的冤案,心中感到无比内疚,便递交辞呈,还乡养老。

清道光年间“因奸杀人案”全解

恰好程某之子续弦,娶的是浙江一知府的女儿。结的这门亲是达官显宦之女,儿子儿媳婚后也非常恩爱,让程某很是高兴,只是偶尔想起某甲之妻在刑场上被砍头的惨况,未免唉声叹气,儿子问他所为何事,他就把案子讲了一遍,经儿子劝说很久,他的心情才平复下来。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是程某包括很多人做梦都没有想到的。程某之子血气方刚,少不得跟新婚妻子甜腻。一日,程子“戏以己之生殖器示之曰:‘亦尝见此乎’?”本就是一句房中荤话,没成想妻子认了真,竟说道:“那有啥,我还珍藏了一个用油渍着的‘真品’呢!”

程子大惊,穷追逼问妻子到底怎么回事,妻子说漏了嘴,想再遮掩过去就有些为难,良久才从自娘家带来的竹筐里,取出一个罐子,打开密封一看,里面竟真的有一个泡在油里的成年男子生殖器。程子惊得目瞪口呆,问之从何而来,妻子无奈说出一段孽缘。

清道光年间“因奸杀人案”全解

原来,当初岳父大人在浙江任知府时,某甲因是表亲关系,上门投靠,被知府聘为管家。当时,某甲表妹,也就是程子续弦的夫人,正待字闺中,某甲每天打理家务,少不得出入闺阁,一来二去,就同表妹暗中勾搭,私定终身。可惜后来因知府挂冠离任,举家返乡,表兄妹只能依依惜别,某甲答应回家与父母说明,尽快上门提亲。

谁知回家后某甲方知其父已为自己定下一门亲事,迎娶富户之女,一见真金白银的彩礼,他早把表妹忘在脑后。吉期将近,离任的知府携带家人从大老远的地方前来道喜祝贺。某甲一见表妹,想起昔日种种,顿生欲念,请留知府在家小住时日,离任知府如何知晓他的花花肠子,便点头同意。

这日深夜,某甲偷偷摸到表妹房间,希望与她重温鸳梦,表妹勃然大怒,斥责他始乱终弃,卑鄙无耻!哪知某甲欲火中烧,脱了裤子就要硬来,表妹的卧榻正好有把做女红的剪刀,她上去就剪,某甲登时惨叫,夺门而出,“负创而奔新妇室,未越户而仆,遂死”——这也正是他的尸体头朝室内,脚朝室外的原因。

表妹趁着天黑,赶紧将闺房和一路上的血迹擦拭干净,当官府将才成亲的表嫂锁拿带走时,她隔着窗棂,脸上浮现出阴冷的惨笑……

清道光年间“因奸杀人案”全解

听完妻子的讲述,程子脸色煞白,一身冷汗,他终于明白,父亲的推理没错,甲妻被杀真的是一起冤案,而真凶竟就是自己的枕边之人。他赶紧告知父亲程某,程某“密告冤妇之父,使入都控之”。很快朝廷重审此案,杀人真凶遭到惩处,而冤杀某甲之妻的“巡抚以下各官降革遣戍有差”。

此案之奇,不仅奇在杀人手法的凶残,奇在程某通过尸体方向做出的推理相当严密,奇在凶手水落石出竟是因为闺房之内的夫妻秘语,更奇在与“双钉案”有某种相仿而可怕的逻辑:对于至亲的人,哪怕是一个屋檐下生活、一个床上睡觉、一个蒸锅里舀饭的,如果不深入了解他或她的过去,那么在某种意义上,他和她依然不过是陌生人——这也许就是我们阅读史书古案的真意所在。

提起“双钉案”,很多人可能首先想到的是台湾古装系列《包青天》中的“双钉记”,有个故事也可一看:一男子死去,刑警队长怀疑是其妻所杀,但怎么都找不到杀人手法,各种愁烦之时,队长二婚的媳妇提醒“看看死者鼻孔里有什么”,队长一掏,两枚钢钉,最终将死者妻子绳之以法。在佩服自己媳妇之余,队长突然想起媳妇前夫也死得蹊跷,开棺验尸发现“前夫哥”也是被钢钉插鼻而死,于是大义灭亲,将一副手铐铐在了媳妇的手腕上……

清道光年间“因奸杀人案”全解

如果说上面只是一个故事,那《折狱龟鉴》中记载的一桩真实案件,则值得一观。北宋名臣张泳在蜀地当官时,有天外出办公,遇见一家人出殡,有位妇人扶着棺材一路大哭,但哭声“惧而不哀”,张泳觉得奇怪,就把那妇人叫来询问棺材里的死者是谁。妇人回说是自己丈夫,得暴病突然过世。张泳察言观色,觉得妇人在对答时,总是心神不定,身子瑟瑟发抖,十分害怕,便断定她丈夫之死“另有内情”,遂令辖下一知县详细审问。

知县一边审讯妇人,一边让仵作仔细查验,但无论仵作怎么检查,也没发现死者身上有伤口,用银针扎入腹内验毒,同样一无所获。知县得知后,颇为发愁,其妻见他长吁短叹,问发生何事。知县便将事情经过一说,其妻“教吏搜顶发,当有验”,县令闻言非常震惊,因为此前从未听说过把钢钉钉入头顶的杀人手法,“乃往视之,果有大钉陷其脑中”。

清道光年间“因奸杀人案”全解

张泳得知案件被破获,也非常欣喜,便询问是如何得知那诡奇的杀人手法的,知县如实相告。张泳对其妻赞不绝口,随后有意无意地问了一句:“你夫人是原配吗?”知县回说不是,其前任丈夫病死后,才改嫁自己的。张泳令将其妻“请来”,同时掘开“前任丈夫”的坟墓,“发棺视尸,其钉尚在”。知县之妻即与之前那位“哭妇”一起绑缚刑场斩首。值得一提的是,电视剧《大宋提刑官》开篇第一集,宋慈梦中即讲到火钉入头有关伤口的细节内容。

这是历史上真实的“双钉案”,抛开此案的曲折与诡奇不谈,值得深思的是张泳特立独行的思维方式。大部分人借别人的帮助解开一个谜的时候,都只顾着对帮助者感激不尽,而张泳却要深究“为什么解开这个谜的是她”,表面上只比大部分人深思一步,但很多案件的成功侦破,往往便建立在“深思一步”上。

"清道光年间“因奸杀人案”全解"的相关文章
1
1

热门关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