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黑色星期五”——圣殿骑士团的悲剧覆灭(上)

成员被称为“圣殿骑士”,特征是白色长袍绘上红色十字。于是众多基督徒从欧洲长途跋涉前来朝圣,但朝圣的路途却充满凶险,他们经常遭遇不测,抑或被抢劫财物。

圣殿骑士团,正式全名为“基督和所罗门圣殿的贫苦骑士团”,是中世纪天主教的军事组织,著名的三大骑士团之一(即圣殿骑士团,医院骑士团,条顿骑士团)。成员被称为“圣殿骑士”,特征是白色长袍绘上红色十字。他们是十字军中的精锐,在对抗穆斯林的战役中,立下过赫赫战功。骑士团口号是“God wills it.(神的旨意)”,还有拉丁语:“Non Nobis, Domine, Sed Nomini Tuo Da Gloriam.”即“上主,光荣不要归于我们,不要归于我们,只愿光荣完全归于你的圣名。”

1098年,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成功攻占圣地耶路撒冷。于是众多基督徒从欧洲长途跋涉前来朝圣,但朝圣的路途却充满凶险,他们经常遭遇不测,抑或被抢劫财物。针对这种情况,1119年,两位参加圣战的法国贵族雨果·德·帕英和格弗雷·德·圣欧莫提议成立一个修士会,以保卫朝圣者的安全为己任。他俩得到耶路撒冷国王鲍德温二世同意,以圣殿山的阿克萨清真寺作为总部,创立了骑士团。因为该清真寺建于昔日犹太所罗门王圣殿的废墟之上,修士会因此得名“基督和所罗门圣殿的贫苦骑士团”。他们最初只有9名成员,依靠捐助维持。不少骑士生活拮据,甚至无力购买自己的战马(当时一匹一流战马的价格相当于一位自耕农上百年的收入)。骑士团团徽的双人骑单马符号,就象征着他们创业之初贫困(后来有人据此攻击他们有同性恋倾向,这纯属无中生有)。

“黑色星期五”——圣殿骑士团的悲剧覆灭(上)

鲍德温二世接见雨果·德·帕英和格弗雷·德·圣欧莫,批准成立圣殿骑士团

“黑色星期五”——圣殿骑士团的悲剧覆灭(上)

圣殿骑士团团徽

1129年,教宗在法国特鲁瓦的宗教会议上正式承认他们的地位。十年之后,教皇英诺森二世以诏书形式授与他们特权地位。从此圣殿骑士团只对教皇负责,而不受国王和地方主教指挥;他们不仅具有免税特权,还能在其领地收取十一税。与医院骑士团醉心于慈善医疗事业不同,圣殿骑士团颇有经济头脑。在保护香客朝圣的过程中,不少富裕的朝圣者对骑士们慷慨解囊,久而久之,圣殿骑士团便具有了类似我国古代镖局的功能,可以承担有偿护送人员、货物往来东西的业务,并因此获益颇丰。稍后,他们更是利用遍布欧洲及东方的骑士团组织,开办了大量银行钱庄。香客在巴黎存入一笔巨款,可以很方便地在耶路撒冷、安条克或塞浦路斯等地凭借票据提取,快捷方便。加之骑士团银行拥有自己的精锐武装,就更值得人们信赖。很快,圣殿骑士团在欧洲的金融业中便获得了与意大利银行家及犹太商人并驾齐驱的地位,富甲天下。他们是无数欧洲显贵的座上宾,甚至一度负责为英法两国王室打理御库。

但随着圣殿骑士团在经济上繁荣而来的,却是军事上的不断挫败。1187年7月4日,圣殿骑士团联合耶路撒冷王国军及医院骑士团,与阿尤布苏丹萨拉丁决战于今巴勒斯坦北部的哈丁,最终几乎全军覆没,真十字架丧于敌手,稍后更导致圣城耶路撒冷陷落。1241年4月,蒙古拔都西征入侵波兰,在列格尼卡战役中,前来援助波兰人的圣殿骑士团再次遭遇重创,精锐骑士几乎损失殆尽。1244年,随着圣城耶路撒冷的沦陷,圣殿骑士团不得不将总部迁往北边的港口城市阿卡。他们竭力防守这座城市,支撑了近半个世纪,直到1291年阿克也陷入埃及苏丹卡利尔之手。于是他们的总部再次迁徙至塞浦路斯岛的利马索尔,同时还在叙利亚海滨重镇塔尔图斯附近保留了一座前哨岛屿艾尔瓦德。骑士团也尝试着加入抵抗蒙古人的联盟从而与穆斯林化敌为友,但这些外交努力均告失败。大约在1302年,艾尔瓦德被埃及马穆鲁克收复,骑士团丧失了在圣地的最后一寸领地。

“黑色星期五”——圣殿骑士团的悲剧覆灭(上)

1291年阿卡保卫战

随着圣地的丢失,圣殿骑士团的重要性开始下降。不过他们在欧洲的势力盘根错节,不容小觑。虽然甚少参与圣战,但对很多欧洲人而言,与圣殿骑士团的接触并未减少。后者在欧洲及近东拥有大量财富和关系网,不少欧洲人都在骑士团名下的农庄或葡萄园工作,更遑论他们的“钱庄”对欧洲经济的作用了。圣殿骑士团不隶属于任何世俗政权,仅对教皇负责,他们的那支精锐的常备军虽然很少接到作战任务,但却可以在欧洲各国自由出入,对一些野心勃勃的欧洲君主而言,不免有如鲠在喉之感。雪上加霜的是,由于医院骑士团在罗德岛,条顿骑士团在普鲁士都建立了自己的骑士团国,同为三大骑士团之一的圣殿骑士团不免也跃跃欲试,这就更加剧了他们与法国政府的矛盾。

“黑色星期五”——圣殿骑士团的悲剧覆灭(上)

一名全副武装的圣殿骑士

此时在位的法王为赫赫有名的“美男子”菲利普四世,他是卡佩王朝最强势的君主之一,毕生致力于加强王权,并东征西讨,开拓疆土,因此,与罗马教廷渐生龃龉。教皇卜尼法斯八世公开宣称国王的权威低于教皇,引起了菲利普的嫉恨,在外交沟通无效后,法王索性发兵于阿纳尼俘虏了教皇。法国要求宗座立刻退位,而卜尼法斯表示宁死不从,于是法军将领夏拉·科隆纳冒天下之大不韪,竟然掌掴了教皇,此后更是将他囚禁三天,严刑拷打,恣意侮辱,最终教皇在1303年10月11日伤重不治(一说自尽)。菲利普四世用暴力罢黜了一任教皇,不到两年后便“选拔”一位“听话”的教皇即位,是为克雷芒五世。欧洲一片哗然,但并没有某一国君主敢于同菲利普争锋。卜尼法斯的被弑标志着教皇权威的急剧衰落(此后为了便于控制教皇,菲利浦四世勒令克雷芒将整个教廷从罗马迁至法国南部小城阿维尼翁。堂堂教皇从此沦为“阿维尼翁囚徒”,任人摆布,直至1377年方迁回罗马)。

“黑色星期五”——圣殿骑士团的悲剧覆灭(上)

法王菲利普四世

“黑色星期五”——圣殿骑士团的悲剧覆灭(上)

教皇克雷芒五世,居中戴三重冠者

意大利发生的这场变故,对于圣殿骑士团影响深远。因为骑士团多年来依靠教皇的恩宠一直享有特权,而随着教权在与皇权的竞争中落败,他们的未来也因此蒙上了阴影。长期以来,人们对于圣殿骑士团的秘密宗教仪式就存在诸多揣测甚至谣言。即使雅克·德·莫莱在成为圣殿骑士团大团长之前,在塞浦路斯的某次例行会议中也曾公开表示:我希望能革除骑士团中一些不合时宜的规程与惯例,否则它们终将败坏骑士团的声望。一个广泛流传的说法是,新晋的圣殿骑士在其入会仪式上为了表示对上级的尊敬,甚至被勒令亲吻后者的臀部。1305年菲利浦四世以这些广泛流传的传闻为由,要求教皇从宗教以及世俗的两个层面,对此展开调查。

“黑色星期五”——圣殿骑士团的悲剧覆灭(上)

圣殿骑士团在战场上的英姿

1307年5月,教皇克雷芒五世为了试图整合医院骑士团与圣殿骑士团并发动新一轮十字军而召见了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的大团长(即雅克·德·莫莱与富尔克·德·维拉雷),虽然二位大团长对此均心存疑虑,但教宗坚持己见,他们也不得不表示服从。莫莱早于维拉雷与教皇会晤,他亲口向克雷芒五世承认了某些在骑士团内部施行超过一个世纪的宗教密仪。这些世人闻所未闻的内幕据说令教宗烦躁不安,忧心忡忡。大团长本人也担心这种风气的滋长,即将脱离自己的掌控,于是希望教皇出面调差与仲裁,去制止这股歪风邪气,以免它来日演变为丑闻。教皇表示最好向法王发出书面邀请,令他协助调查以正视听。克雷芒原本出生于行伍世家,对士兵间体现袍泽之谊的种种行为原本见惯不怪,但菲利普四世并不这样认为。多年而来,出于扳倒圣殿骑士团的目的,法王向该组织派遣安插了大量间谍。据某些历史学家记载,此时的菲利普四世正因与英国交战而欠下了圣殿骑士团一笔巨额债务,于是他准备顺水推舟抓住千载难逢的机会,为个人的野心牟利。菲利普四世的野心还绝不仅仅是欠债不还那样简单,如果能够以异端罪名扳倒圣殿骑士团,实质上便能进一步动摇教皇的权威,并树立世俗君主的威严,从而实现菲利普拥有无限君权的梦想。他见缝插针地向克雷芒表示,骑士团不仅存在大量淫秽的行为,而且似乎有滑向异端的可能,这在当时是一桩重罪。8月24日,教皇在给法王的信中表示“我们简直难以相信听闻的这一切”——暗示他将对种种指控立即展开调查。不过此时克雷芒偶感风寒,不得不卧床休养,官方的调查被迫推迟至10月中旬,这也是急不可耐的菲利普四世给出的期限。

1307年10月13日星期五清晨,菲利普四世下达了同时逮捕雅克·德·莫莱与法国圣殿骑士团主要成员的著名密令。这封密令的开头是:“上帝不悦,盖因王国滋生异端。”逮捕的罪名包括:宗教仪式不端,逼迫新兵亵渎十字架、不恰当的亲密行为、偶像崇拜(根据摩西十诫内容,基督徒禁止崇拜一切偶像),甚至同性恋。此外稍轻一些的指控还包括贪污腐败与金融诈骗。遍及法国各地的骑士团成员几乎同时遭到了菲利浦四世派出的密探的逮捕。从高阶的骑士至低级的马夫、佃户,无论贵贱,共有超过2000人沦为阶下囚。逮捕行动未遇到任何抵抗。这是由于法国国内的圣殿骑士多数已年过中年,缺乏武装,除了位于巴黎的团部,他们的居所也是不设防的。穆斯林的威胁导致圣殿骑士团将精锐部队置于地中海东部,法国本土的骑士战斗力不会强过方济各会的修士。同时,长期以来法国王室与骑士团的良好关系也让他们放松了警惕(法王的圣库甚至一度交由圣殿骑士打理),故而,法王的密探可以堂而皇之地进入圣殿骑士团各地分部。束手就擒后,骑士团的巴黎团部就地转化为了关押他们的监狱。各地的“囚犯”也陆续被押往这里接受审讯和折磨。

这场突然袭击如此成功而高效,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菲利浦四世的“训练有素”。早在1291年和1306年,他便先后两次用类似的伎俩洗劫了法国境内的意大利银行家与犹太商人。这些牺牲品们被迅速逮捕、驱逐出境、没收财产,从而缓解国王的债务。1307年圣殿骑士团遭遇突然袭击,猝不及防之下,仅有大约24位骑士在第一轮抓捕热潮中逃出生天,其中值得载入史册的重量级人物仅有维利耶的杰拉德一人(当时任圣殿骑士团法国分部团长)。虽然他们都竭力乔装打扮甚至剃去了引以自豪的胡须,但还是有数人在第二轮搜捕中落网。剩下的骑士,有的化妆为乞丐流落巴黎接头,有的遁入乡村隐居,有的潜逃英国,甚至还有人东渡至穆斯林国家寻求庇护。1323年,爱尔兰籍的方济各会修士西蒙在前往圣地朝圣的途中,便于开罗偶遇了一位名叫彼得的前骑士,他自称为圣殿骑士团的幸存者,并已经在当地娶妻生子。虽然当时圣殿骑士团已不复存在,但他还在履行多年来骑士们为香客提供帮助的义务,为西蒙介绍了前往耶路撒冷的向导。

对圣殿骑士团起诉的罪名是相当严重的异端罪。法官们相信,在引导新骑士入会时,他们被要求做出种种忤逆之举:蔑视耶稣,掌掴、践踏十字架(甚至在上面便溺)或基督像,亲吻上级骑士的嘴、肚脐,脊背甚至臀部和阴茎。骑士团也被控大规模进行同性恋活动(包括鸡奸),以及对巴风特的秘密崇拜(巴风特一名可能是古法语对穆罕穆德一词的变形,圣殿骑士团创立于1119年,而所谓的“巴风特”第一次见诸记载是1195年,并且与骑士团毫无干系)。其它罗织的罪名还包括:在夜间秘密集会,不相信圣餐仪式,未经教会允许擅自赦免团员,贪污腐败与金融诈骗等等。与医院骑士团相较,他们被认为丧失了原有的虔诚和纯洁,已经腐化堕落。

“黑色星期五”——圣殿骑士团的悲剧覆灭(上)

拷打之下骑士团团员被迫承认他们暗自崇拜邪神巴风特

利用异端罪名党同伐异在法国早有成功先例。12-13世纪,法国南方盛行一个特殊的基督教派卡特里派(也称作阿尔比派,它吸收了不少摩尼教元素,因而在教义上与正统基督教颇有区别),随着它的蓬勃发展,渐渐引发了教宗的忌恨。1209年教皇英诺森三世正式宣布对法国南方的异端教会发起十字军远征,法国国王和北方诸侯出于政治经济上的原因积极响应,经过近20年血腥的内战,才最终将卡特里派扑灭下去。尽管如此,直到14世纪初,该教派在法国还残留着些许影响。法王菲利普的谋士们考虑到这一层历史因缘,认为以异端罪起诉骑士团最容易得手,并且教皇也势必难以批驳。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很快,整个法兰西的宣传机器都发动起来为圣殿骑士团的异端罪名造势。国王的大臣诺加雷的威廉在审判还未完成的情形下,便在巴黎对大批民众演说,言之凿凿地表示骑士团无疑犯下了异端之罪。而检察官们则对教会“循循善诱”,于是教会也从专业的角度,为政府“背书”。一系列捕风捉影的指控收到了奇效,在法国民间,骑士团的形象已经从基督教忠诚的捍卫者沦为了欺世盗名的千古罪人。

未完待续……

"“黑色星期五”——圣殿骑士团的悲剧覆灭(上)"的相关文章
1
1

热门关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