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毕业十年了,你们都混得怎么样?这是我们宿舍四个人的差距

每一次,田豆豆风风火火的从学校举办的各种协会各种比赛回来之时,指着边喝咖啡边发呆的我发脾气。她说,你啊你,日子都从你那破咖啡尺中悄悄溜走了,你这样下去将一事无成。

(1)

我们宿舍一行四人穿越校园的各个地方拍照。

牟子万无论穿什么,静静往那一站,嘴一抿翘出一道好看的上弧线,就是一副无与伦比的美丽画面。

田豆豆竖着剪刀手,咧开天真无邪的嘴巴,单脚跳起,也为这幅图画增色不少。

小黛穿着肥大宽松的休闲服,挂着耳机,随便那么一摆,就浑身的文艺气息挡也挡不住。

而我,一身黑色的棉衣,竹竿一样挺在边上,大概照相的也快无语了吧。

所以,我叫章大众,女,非沉鱼落雁之貌,貌似愣头小子,不算北方苗条淑女。

田豆豆在热心的摆弄我之余,唠唠叨叨:“只有你感到摆一个姿势,身体是别扭的,拍出来才会美,你别这么僵硬好不好。”

我除了对她的无可奈何、哭笑不得的表情表示尴尬和无辜之外,下一次照相还是依旧呆板,并没有进步。

小黛会漫不经心的替我解个围:“豆豆,就让她那样站吧,你没见她平时在宿舍看个电视都板板正正的坐的那么累么,别教了,没用。”

我大概已经习惯了,每次照相,如上对白都会像湖南台的还珠格格一样重播,播到很多人依然津津有味。

没毕业之前,为我们拍照的永远是子万的男朋友阿发,所以子万通常并不多言,她只需浅浅笑着,等着阿发随时捕捉镜头。

某次,阿发笑笑说“豆豆,不是那样的,正是有了大众的正襟危坐,才更加衬托的你们婀娜多姿,不是么?”

然后,敏感的我,很快就捕捉到了阿发眼里对我的不重视,自卑感油然而生。是的,我是一个不够精彩的女生,沉闷,无趣,而又姿色平平。

(2)

我喜欢喝咖啡。不加伴侣。

每一次,

田豆豆风风火火的从学校举办的各种协会各种比赛回来之时,指着边喝咖啡边发呆的我发脾气。

她说,你啊你,日子都从你那破咖啡尺中悄悄溜走了,你这样下去将一事无成。她从我手里夺过咖啡杯,“碰”的就扔里面一块方糖。

说,喏,已经甜了,麻溜点喝完,一起去图书馆。

我知道她是爱我的,还愿意嫌弃我那与世无争的性格,便顺从的跟着去了。

通往图书馆的路上,遇见阿发骑着自行车,后座坐着美丽的子万正吃着上好佳,从我们身边飞驰而过。

豆豆点评到,大众,你应该去谈个恋爱,你看子万,有人买饭有人打水有人当司机,爱情的滋润让她风情万种哪。

“可是,没人喜欢我”

“也是。那你就多读书啊,做不了美女怎么也得做个才女嘛。”

好吧。

到了图书馆,她读各种管理学经济学,我读《女友》。豆豆摇摇头,“没救了你!”

这时,小黛捧着大大小小的画板招摇过市,豆豆喊住她,“怎么样,画展有消息了吗?”

嗯嗯,咱市书画协会会长已经同意这次展会给我一个机会了,不过作品要在角落里展示了。

哇塞,加油!她俩高兴的相互击掌,庆祝小黛的进步。

晚上,躺在床上,我有一丝不甘心,我没有美貌,没有才华,没有特长,没有野心。

我他妈的有什么?!

(3)

事情坏就坏在,我只会为自己的平凡暗自神伤那么一小会儿。就想干嘛干嘛去了。

老乡大牛突然给我打电话,打着诸如很冒昧啊打扰了的官腔,最后支吾着约我吃饭。

田豆豆跟着兴奋起来,和小黛商量着给我化一个什么样的妆,争先恐后的把自己的衣服贡献出来。

我扭捏着拒绝了,执意穿着我自己的黑白灰。

豆豆大急:“首先把你额头刘海儿处的的村姑发卡给我摘下来,其次你不是要黑白灰吗,我们也有黑白灰,麻烦你把运动服脱下来,最后麻溜点先去洗个澡再回来换!”

我求救般的看着小黛,小黛用她的招牌话说:“豆豆,你别逼她了,让她自己决定。”

我并不是不爱干净,不会打扮倒是真的。平时我的每一天都很普通,没有约会,不引别人注意,更不会有男生突然侧目,所以我不以为赴约前要做这么麻烦的准备。

我低头轻说:“我听你们的”。

豆豆和小黛大呼“耶!”。没顾得上看我,其实我知道自己脸颊一定红了。

因为,大牛,11月12日生日,小聪明,不爱喝水,只喝各种饮料,喜欢足球和陈奕迅。这些,我早就很了解很了解了。

待我洗澡回来,子万已经被她们叫回来,认认真真的叮嘱我,对方无论说什么,只要微笑。不知道说什么,就寒暄。切记不能表露意见。你再想答应他,也不能流露出来,要知道矜持。

好了,出发。

走到饭店门口,已经汗透了,大牛隔着熙熙攘攘的顾客朝我招手。说:“大众,你今天真漂亮。”

我听见从心底传来的欢呼声,想微笑着说声谢谢,脱口而出却变成了:“真的吗?”

对方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然后就寒暄着倒茶点菜问天气问各种无关紧要。

我想起子万说,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就寒暄。

对方显然在寒暄,按子万的逻辑倒推过去,就是大牛面对我,无话可说。至少,没什么说有趣话题的热情。

感谢上帝,让我的情商还不那么低,从他淡定从容的表现,我很轻易的判断大牛约我吃饭,目标不是我,而是另有他求。

背上的汗一点点散去,变得冰凉,我更加清醒,没了压力,对话反而能更自然一些。

就像河对岸的风景不是为你在绽放,那么你是直线划曲线划还是转圈划甚至往后退划都已经不重要了,别人根本不在乎你是什么姿态。

末了,大牛说:“大众,你们宿舍豆豆蛮有个性的,不知她有男朋友不?”

哈哈,全校男生都知道豆豆是不可能拿下的麻辣天后,大牛会不知道?我按照子万交我的方式出牌吧~

“呵呵,今天天气不错,你吃了吗?”微笑着寒暄告别。

告别我这还没有开始便已经结束的第一场约会。回宿舍路上,我听见有人在身后大叫:“美女,美女~”

下意识的回头,有两个陌生男生哈哈大笑。哦,原来是个恶作剧。

呵呵,生活处处是恶作剧。

(4)

卧谈大概是女生寝室最具代表性的活动了。

而女生们永恒的主题便是男生。

我一般会在大家侃侃而谈的时候睡着,但是在和大牛的约会之后,我开始认真的听子万她们的聊天。

谈到他们欣赏的男生,我也会假装心里不疼,静静的问他们“大牛呢?”

沉默而又短暂的寂静,豆豆终于忍不住,从床上激动的坐了起来,破坏了卧谈的规矩,又开始慷慨激昂的给我上课。

大众,你千不该万不该叫大众,你真是急死我了,你喜欢大牛不是吗,上次大牛摆你一道你还喜欢是不,两条路,一是出色给他看,二是出色给他看。

漆黑的夜仿佛没有星光,我说,小黛我太困了却睡不着,你给我催眠吧。

“好吧。你睁开眼看着天花板。”

可是我要睡觉,我为什么要睁开眼?

豆豆说,你先睁开眼,去数羊,才能数来睡意。你就是这样懒,总是在逃避,你想要的东西为什么不能翘翘脚去够一够呢。

我说好吧。

可是第二天一睁开眼,宿舍早已经全空了。身边的姑娘们无论昨夜睡得昨晚,清晨总会精神抖擞的努力奋斗去。

我永远是嗜睡爱吃的那一位,豆豆恨不得摔碎我的咖啡杯。

当我摇摇摆摆出现在笔试考场,已经输了大半。于是,毕业季,我一直输啊输,输到豆豆申请到留学名额,输到子万和大发双双考去北大深造,输到小黛拿到联合利华的offer。

我收拾行李,把档案和户口寄存在母校两年。悄悄的回了家。

临走,我给豆豆打了电话,“……也不知道大牛毕业后的去向哈……”

豆豆还是很舍得伤害我,“大牛却知道我毕业后要去英国留学了。你看你们俩同是暗恋者,差距咋就那么大呢?单从你们俩花费在喜欢的人身上的心思来说你们本身就不般配。”

“大众。你走路能不能快点。你考试能不能用心点。你喜欢别人能不能给自己一点动力。”

换做我身边的任何其他女人,子万或者小黛,在听了豆豆如此多的苦口良药之后,怎么也得做出奋起直追,绝地反击的姿态。

等有一天,可以骄傲的告诉别人,瞧,我不是天生不优秀,我没有努力而已。

可是,请相信我,这世上还是叫大众的人多,千千万万个大众选择了“算了吧”。

爱情,只是退而求其次的其中一例。

(5)

生活的奇妙之处在于,越是看起来奇怪的人越最正常。

我很好啊,普通大学毕业,回家找了个民企,工资刚够温饱,周末约上三五好友吃饭聊天。身后还有一群姨妈舅妈婶婶们操心着婚姻大事。

没事刷刷微信微博吧。

子万同阿发分手以后好久都没有上传照片了,我总是在想象如今她身边会站着什么样的男人,肯定会有特长的吧。

就像阿发会照相,但是我不喜欢文艺男,他们是不是人间烟火的,眼里看不见我们普通姑娘的美好之处。

比如我,做的一手好饭,唱的出很多首歌曲,还有,懂得倾听。

当子万同阿发分手的时候,总也拨不通豆豆的国际长途,小黛千里迢迢赶去陪她吃饭聊天美容护肤一个周。

而我在无数个子万睡不着的夜晚在QQ上听她讲回忆录,时不是时回复个,嗯,我在呢,我在听。

其实,我是想告诉她我在陪她。

我想起在阿发后座吃上好佳的子万,衣裙漂漂,仙如在故事中生活。

于是说,你要振作,大发去过你的世界,也为你留下很多美好瞬间不是。

子万说谁年轻没爱过个把人渣呢。

我说,是啊是啊,再爱就不要爱人渣。阿发是人渣。

子万说,他是人渣,我说说便罢了,你不能说。我偷笑。

瞧见没,我的优点就是在子万想要抱怨的时候,把她拉回到怀念轨道于无形之中。

小明在一旁说,“大众大众,你那里有字典吗?你的优点我已经形容不完了,江郎才尽咯,给个词典查查新词吧~”

我说:“滚之……”。

细细数来,我的优点其实很多,而这些都是小明总结出来的。小明是隔壁王婶的儿子,毕业后从北京逃回来,进了家乡国企。

当我在电话里细数小明的各种讨厌之处时,豆豆不无酸意的说:“收~。收收你的唾沫。不用讲了,我知道了,你恋爱了。”

可是我并没有答应小明啊,哦不,小明并没有追求我啊。

豆豆叹口气,感慨:“我什么时候也有个男朋友啊,现在连个想念自己的人都没有。”

我说:“我想你啊,传个近照来看看吧,都不知道你的模样了。”

照片里的豆豆,一身欧美风,大牌有气质,配上她的剪刀手和单脚跳,真有一种可爱妞新晋成女神的感觉。

最为难得,她是那么神采奕奕。

我知道觊觎她的男生肯定很多,只是苦于和豆豆的各种差距而望洋兴叹。

我给豆豆传去短信,豆豆,相信我,一定有很多人在思念你。

她回,可是,我要的是一位惺惺相惜的爱人。

(6)

听说阿发开了自己的摄影工作室,生意做的如火如荼。

我和小明商量着,婚礼的跟拍就请阿发来做。阿发瞧着穿上婚纱的我,说,大众,真看不出来啊,平时你的黑白灰把你的妩媚都掩盖了。

我说,压根不关黑白灰的事。

“那是什么?”

小明说:“每个女生的风景都不尽相同,子万的流露在外,大众的在细水长流。”

阿发好不开心,“你把我同子万的故事都讲给别人了,不要传到我女朋友那里去。”

我心底笑笑,不会,从前不会和子万吹耳边风怂恿她离开,现在亦不会关心他如何。

我只不过小心眼,对于他说的“衬托”耿耿于怀,那么,婚礼,无疑是我此生最光彩夺目的时刻,不会去衬托身边的姑娘们了。

礼毕,我仍然要在身边各个美丽出色的姑娘们身边,穿着黑白灰,或许“陪衬”,谁知道呢?

阿发从北大退学,全是因为摄影梦想,跟随一批爱好者走南闯北,荒废了学业。但眼界却宽阔的奇怪,不能理解按部就班读书的子万了。

他最后和我说,“古人说的对,古人只提面包和爱情,却没有提梦想。所以,最终我还得开店。”

我问小明,“你知道阿发在说什么吗?”

“不知道。”

“那你又知道他在干什么吗?”

“有点明白。”

我们都太普通,甚至没有过为之热血澎湃的梦想,自然做不到理解阿发的话。可是我们又还是因为太普通,自然明白阿发也在为生计奔波。

我婚后不久,

小黛的个人画展如期而至,她描着很浓的妆,穿着依旧大小不分,里套外搭的服饰,假装前来观展的游客,从络绎不绝的观赏者们中获取极大的满足。

她带我到她最得意的作品面前,说,看,这是我从学画到现在一直都完不成的作品,你觉得如何。

我和小明连连点头,搜肠刮肚的找形容词,真好,真不错,有内涵,有意境……

可是,我忽然想起和小明认识的最初,我们的对白。

“喂,你那里有没有字典啊,赞赏的词我已经江郎才尽了,有字典查一查多好啊。”

豆豆在英国听我讲这个笑话的时候,大笑,中文夹杂着英文说:“大众,你还是愚蠢的让我开心。anyway,小黛是看不出你的傻夸来的。她的画展就像她的孩子,别人怎么夸,她都信!”

(7)

听完小黛的话,我就想找找我的“孩子”,可惜,我并没有能让我如此倾心的事业和追求,哪怕爱好。

哎,没有咯。

徒增伤感之时,我的双胞胎儿女降临到我的生活,我也终于迎来人生中真正的孩子。

各种手忙脚乱,我更是无暇顾及那些姑娘们如今怎么样了。豆豆的越洋视频想起来,她兴奋的手舞足蹈,“我要看,我要看我的大外甥们!”

待我终于安抚好儿女的情绪在电脑前喜笑颜开,对面忽然探过一洋人的面孔,大眼睛高鼻梁帅的一塌糊涂。

“哇……”一双儿女,双双被洋人吓哭。无奈关上视频,小声嘟囔着,“不能啊,不能和妈妈这样见不了世面呀,不就个外国人吗,淡定淡定,那是你们姨夫!”

小明在一边笑的爽歪歪。祝福豆豆,如愿找到惺惺相惜的爱人。可是我却欣赏不了洋口味,真想要惺惺的话还不如真的去中国古代牵一只猩猩咉~

啊哦!

我问小黛索要礼物,当姨妈了不得表示表示?!小黛大方的寄来数十几副图,在电话里叮嘱我一定放好,待到儿女嫁娶时拿出来做彩礼做嫁妆。

我说,我们又不是穷酸书生,彩礼嫁妆还是得钱哪。

小黛不满“这你就小看我了,我的画现在按尺计价了。留好。挂啦哈。”

还没等我的“那你少画几副啊,市面上越少越值钱”喊出来。她已经收线作画去了。

我说,挺好的,孩子们的阿姨们的生活都有条不紊的奋斗在一线,等将来也是咱孩子的一笔财富哪。

可是,子万哭哭啼啼而来。

那是毕业以来,我第一次见她,她的憔悴面容告诉我,她自己让自己走下了女神神台,成为像我一样的凡夫俗子。

是的。如今,子万,不再穿白衣长裙,不再笑靥如花,不再风情万种。

原来阿发癌症,病倒之时厚着脸皮联系了子万,后悔不改当初毁掉他们美好的爱情,子万扯着阿发的病号服,泣不成声。

“差一点,就差一点,我们就是神仙眷侣。都是该死的摄影驴友放大了你的梦想。你不这么累,也就不会生病。”

我在一边,原谅了阿发曾经对我的忽视。也终于看开,他并不是忽视我。

有的人,天生专注。比如阿发,恋爱时专注于子万。分手后,专注于梦想。我又在计较什么呢?

(8)

领导又打电话,催加班了。儿女尚在嗷嗷待哺,我巴扒拉了几口米饭,匆忙离家去公司。

路上致电妈妈,赶快到我家接班,帮我看一下娃,不然小明该迟到了。

妈妈唠叨着:这妮子,不早点打电话,我刚要去晨练,又得换衣服。

“拜托,妈妈妈妈,周末给你做好吃哒~”搞定,到了公司打开邮件,简单一处理,发现了子万的邮件。

“大众,阿发病危,我辞了工作,来做他的女朋友,陪他最后一程。不要告诉豆豆,她会骂我。”

我懵了,北大才女,前途无量的子万这是什么决定?!

我当即告诉豆豆,因为我的身份地位以及生活离她们太遥远,压根不知道如果我是子万我会怎么做。

而豆豆的反应让我大吃一惊,那么喜欢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姐妹的她说,“挺好啊,她自己选的,不后悔就好。”

我说:“你为什么不骂她。当初是阿发甩了她。现在她不必这样做。”

豆豆说:“她是牟子万,不是章大众,她知道该怎么做。只有章大众整天稀里糊涂往前走,我才忍不住骂几句。”

哦。

原谅我稀里糊涂毕业了,稀里糊涂嫁人了,又稀里糊涂当妈了。

看看别的姑娘,小黛为了兴趣一往无前,所向披靡一定让自己经常激动万分吧,子万为了爱情轰轰烈烈,敢爱敢恨,到老了也一定有不少回忆可以做梦笑出声来吧。豆豆也已经转战华尔街,正在和他惺惺相惜的爱人一绝高低,战斗一定很爽吧。

领导忽然驾到,说下班吧下班吧。

我回过神,尼玛,章大众,你想太多,赶紧回家相你的夫教你的子。

就是这么普通平凡的一天,我坐在公交车上往家赶,一瞥眼看见了马路边翘首凝望仿佛在找人的大牛。

时光如梭,大牛。11月12日生日, 大牛,11月12日生日,小聪明,不爱喝水,只喝各种饮料,喜欢足球和陈奕迅。这些,我还没有望。

要在平时我可能稍微一犹豫,随着公交前行回望他几眼罢了。可是就在那天,刚感慨完别的姑娘的精彩,我更加果断的跳下公交,一路狂奔到大牛面前。

“嗨,这么巧,你也在这里?”我顾不上整理凌乱的发型。哦不,我似乎从来没有在乎过发型。

“额……呵呵,是啊,这么巧……额,你是?”大牛一脸茫然。

啊?哦!

已然快被我遗忘的大牛同样遗忘了我,或许他根本没把我往他的大脑里存储。

好多年啊过去了,我微笑着说,老乡你忘啦,你请我吃过饭,打听我们宿舍的豆豆。

过河拆桥,不厚道哦。

大牛马上喊出我的名字,“你是章大众,记得记得,怎么能忘,算不上过河拆桥,连河边都没有靠近,更没有过河。……对了,豆豆现在什么情况了。”

我说,不知道哎,好久没联系了。

这一次,我是真不知道。

豆豆自从在美国进修了什么金融硕士完毕后,欢腾着去了华尔街的某个大楼上班,我便不再敢主动打电话给她,不能给她掉底子啊。她也忙的忘记了教我前进。

我和大牛的重逢就这样被淹没到琐碎的日常,没有一点电影里的矫情情节。

哎,我貌似注定不是有什么故事的人,也挺好。

(9)

《中国合伙人》里黄晓明的出色表现,让很多记住了新东方。也让更多人懂得了美利坚的残酷。

豆豆已然失踪好久了。我开始担心她是不是去刷盘子了?

期间,阿发已经过世。穿上黑色衣服的子万放在人群和我并无区别。此后,我劝了一阵子,她才开始上班,下班,睡觉。游魂一般的存在。

我其实分外好奇。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份爱,居然可以瓦解掉一个如此优秀女孩的生活。

我和小明的婚姻,顺着时间往前推,没有山盟海誓,没有你死我活,甚至没有追求没有表白。我都记不起当初我们为何要结婚。

子万说:“为伊消得人憔悴,更与何人说。”

我弱弱的问:“子万,我怎么就不待见阿发呢,你哪里着迷到底?”

子万问:“你的青春都在干嘛?”

没等我回答,她就说:“你在喝咖啡。而,我的青春是一部二人转,属于阿发和我。”

我大概有点明白了……

再说小黛,嫁了画室隔壁大叔,为她投资成立了黛芬奇工作室,她每日红光的穿梭在艺术世界中,一身的文艺范儿越发耀眼。

当我们在一起讨论她的画风没人看得懂时,她表示看得懂就不值钱啦。

我突然问,你是为梦想而画,还是为钱而画。

小黛不开心,别和我说梦想,梦想是实现不了的东西。我的画家梦那是理想,理想是你牺牲掉别的东西,再敲敲脚可以实现的,懂么。

哦,从来没有理想与梦想的人,哪里知道理想和梦想的不同,尴尬的表示略懂,略懂。呵呵

小黛提议,聚聚吧,合个影。

(10)

好吧,聚聚。

她们俩都说,你给豆豆去电话吧,就你能让她打开话闸。

“歪?豆豆?”

“是我。”

回国吧,回母校,我们四个好久没合影了。”

“嗯。大众,华尔街很精彩,处处都是智慧。哪天?我去。”

“哦,我知道了,等让小黛通知你。”

挂了电话,我联系大牛:

给你个机会,豆豆下月回国,回母校,你也去聚聚吧,负责给美女们拍照。

大牛欣喜万分,连连表示,我还单身我还单身。

我笑说,单身啊,谁稀罕?!

豆豆终究是爱我的。嘿~她没能忍住找我细聊。开口便骂:“听说你又辞职了?”

“是啊,能怎么办,这个公司两个月没发工资了,我得生活啊。辞了,再找呗。”

“哦。我要是辞了,就功亏一篑了。

“有那么夸张么?”

“jack已经进入世界金融中心了,我不能慢下来。”豆豆的声音,我听到了倔强和疲惫。

“我说rose,国内有了好多过劳死,你注意休息啊”我真的挺不解,生活干嘛这么累。

“啊呸!”

“真的,豆,你看现在什么时间,我没算错应该是美国的下半夜吧。……睡吧,乖~

“哦。”

可怜的大牛,人家豆豆早已经甩你十万八千里,你还要继续单相思吗?

大牛如是说,不算单相思,哈哈,去给你们拍个照而已,什么样的结局皆可,怎么也得给青春来个了断。

也是哈。

也就我这种把青春浪费在咖啡匙中的人生不需要了断什么。

小明就是我的了断,可能我今后都避免不了和他共度此生了。

(11)

五年后,

我们宿舍一行四人穿过校园去拍照。

牟子万执意穿着安全的灰色衣衫,嘴一抿翘出一道好看的上弧线,恍惚间,我以为就是那年那天,子万女神般的微笑马上就要绽放。

可是,子万眼神聚焦到对面为我们拍照的大牛,落下泪来。她一定想起了阿发,一个人的生命可以脆弱到转瞬就逝去,也可以永恒到在一个人心里永远活着。

田豆豆依然大牌欧美风,眼神炯炯,脸色凌厉,一眼看去就知道是理工女,理智而安定。

对出色的人生追求把豆豆所有的温婉可爱磨掉,换上一副让人近不了身的冷艳。不知道那些思念着她的男生们会不会望而却步。

豆豆生生的把我的剪刀手按了回去,说:“能不这么幼稚么?”。

小黛一身贵妇级别的打扮,依然随便那么一摆,就光芒万丈的挡也挡不住。她是那么的自信,她的画已经走进国内画界中心。

万事俱备,就等她过世,她的作品就物以稀为贵咯。我也就发达啦。

我的一双儿女在一旁呐喊:“妈妈,剪刀手,剪刀手,剪刀手。”

为了不让宝贝们失望,在大牛按下快门的一瞬间,我挣脱豆豆的控制,快速举起了剪刀手,同时喊:“茄子~。”

咔嚓。

作者:钱饭饭,自媒体【钱饭饭】、【第一次当妈哦】创始人,20万闺蜜联盟,陪你一起成长

"毕业十年了,你们都混得怎么样?这是我们宿舍四个人的差距"的相关文章
1
1

热门关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