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乡村纪事:走出婚姻的女人

”方华紧紧的把女儿搂在怀里,看着天真可爱的女儿,微笑着说,:“是的,宝贝,妈妈一定会把你带在身边,让你到城里去上学”。

乡村纪事:走出婚姻的女人

文:杨柳依依

方华走出民政局的大门,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终于从婚姻的牢笼里走出来了,”她抬头望着天上的白云和自由飞翔的小鸟,心里感到莫名的轻松,阳光带着些许的温暖照在她那张年轻靓丽的脸上,尽管还是一脸的倦容,但分明轻松了许多。

乡村纪事:走出婚姻的女人

等在外面的小女孩静静飞快的跑到妈妈怀里,撒娇着说,“妈妈,我真能跟你到城里去上学吗?”

方华紧紧的把女儿搂在怀里,看着天真可爱的女儿,微笑着说,:“是的,宝贝,妈妈一定会把你带在身边,让你到城里去上学。”

站在一旁的婆婆和老公脸上露出鄙夷的神情,小声嘀咕着“一个女人,不知天高地厚,以后有你的好日子过。”说着径直离开了,尽管一脸天真的静静在背后喊:”奶奶,你会去城里看我吗?“她们还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当晚,方华就带着孩子踏上了去省城的列车,望着窗外越来越暗淡的夜色和远处闪烁的霓虹,她陷入了沉思。

方华出生在苏北的农村,上面有两个双胞胎哥哥,家里就她一个女孩,按理说应该是挺幸福的,但她父亲有着典型的重男轻女的观念,两个哥哥学习成绩不错,都考取了不错的大学,到方华考大学的时候,只因5分之差就名落孙山。当时方华很失落,她也想上大学,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于是她决定复读,当她把这个想法跟他父亲说的时候,她父亲很严肃的回绝她,“你不要复读了,下学帮我们一起干活,咱们一起挣钱供你两个哥哥读书,女孩子找个好婆家就行了,上什么大学。”方华一肚子委屈,只能夜里独自掉眼泪。

外面的月光很亮,她怎么都睡不着,她走出去,到院子里找个板凳坐下来,这时屋里传来父亲训斥母亲的声音:“说不让小华复读就不让她复读,你再说也没用,她怎么能跟他两个哥哥比,男孩子是要出去见世面,干大事的,再说我们也没有能力供那么多大学生,等她复读一年真的考上了,又要花不少钱,还不如把这些钱留着等咱小龙小虎找工作时用呢,要是都上大学走了,等我们老了,谁来照顾我们,还不得靠她,我们身边必须留一个孩子。我正烦着呢,你就别再这儿叨叨了。”母亲再也不敢出声了。

夜色变得异常寂静,阵阵凉风把方华吹得透心凉。脸上的泪也给吹干了。

从此,方华的大学梦成为了永远的遗憾。

乡村纪事:走出婚姻的女人

方华起早贪黑的跟妈妈干地里的农活,有时,她还要和爸爸到城里卖蔬菜。为了创收,她们家弄了两个塑料大棚,种各种城里稀罕的蔬菜 。该卖菜的时候,要想卖个好价钱,头天晚上就要把菜装车,半夜出发到离家一百多里地的大型蔬菜批发市场去卖菜。

卖了钱,父亲都给哥哥存着,从来也没说给方华买个新衣服啥的,方华感觉自己像父母捡来的孩子。虽然勤劳软弱的母亲没让她缺衣少穿,但从小到大,任何情感上的关怀都是没有的。方华心理上感到特别的孤独。经常感觉一个人在黑漆漆的夜里不停的往前走,一点也看不到光明。

眼看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由于方华长得是文静秀气,端庄大方,身材也亭亭玉立。虽然穿着很朴素,但白皙的皮肤和俊俏的五官尽透着青春靓丽。有好多小伙子都有事没事的找她套近乎,但她始终像块无法融化的冰。

有一天,村上的秀珍婶子上门提亲了,秀珍婶子是方圆十几里有名的媒婆,经她介绍的婚姻后来生活的都还不错。凭她多年的经验,她介绍的一对对年轻的男女合不合适,她搭眼看过去,能看个八九不离十。这天方华的父母没去下地,专门在家热情款待秀珍婶子。

秀珍婶子说:“你家方华真是个不错的好孩子,不仅人长得漂亮,勤快,也乖巧懂事,咱们村长家的儿子国强看上她了,非要托我来给你们两家说和说和,要说村长家的情况你们也了解,国强一个姐姐上大学留在大城市工作了,家里就国强一个独子,现在在县里电业公司上班,收入也不错。”方华的爸爸听到这里,满脸堆笑,说:“多谢弟妹,给我们小华介绍这么好的人家。”

国强上门提亲的时候,大包小包带着好多礼品,家里来了好多看热闹的人,大家都说:“这小伙子长得真帅,浓眉大眼,高大帅气。”淡蓝色的衬衣,得体的毛呢大衣,脚蹬一双锃亮的皮鞋,看着特精神的小伙子。

方华看着也比较顺眼,处了大半年两家就把婚事给办了。

方华到了婆家,公公婆婆和老公对她都很好,婆婆经常换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

说:“尽量多吃点,等把身体养好了,能生个大胖小子。”

没过几个月,方华怀孕了,婆婆更是什么都不让她干,成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老公也经常给她带些营养品回来,方华有点受宠若惊,自己从来没有过这种被众星捧月的感觉,好像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怀胎十月,有一天方华感觉肚子一阵一阵的疼,就给老公打电话:“国强,我感觉快生了,你带我去医院吧。”国强从县城找辆车,她婆婆收拾好给孩子准备的包被、尿布、小衣服什么的,他们就朝县医院赶,正好国强的姨妈在县医院妇产科上班,早给他们准备好床位。

乡村纪事:走出婚姻的女人

方华进产房待产,婆婆和国强在走廊里等着,婆婆着急的走来走去,嘴里不停地小声说着什么。过了两个时辰,婴儿响亮的啼哭响彻在产房的上空,婆婆赶紧走过去,:“生了生了,听这声音,一定是个男孩.”

这时候,医生把孩子抱了过来,给婆婆说:“是个千金,你看多漂亮”

婆婆一脸的失望,看方华肚子像个男孩,怎么生个女孩,不相信的问道:”医生,你不会给我们抱错了吧?”

这时国强的小姨从里面走了出来“姐,不会错的,这孩子是我接生的,多好的孩子啊,什么男孩、女孩,就你老封建,老思想,我就喜欢女孩。国强,快让你妈抱着孩子,你去照顾方华”说着朝妇产科办公室走去。

婆婆就像泄了气的皮球,显得无精打采。接着就安排国强:“赶紧给你岳母打电话,让她来照顾方华,我回家还有事呢!”

方华出院的那天,婆婆也没来接孩子。

回到家,婆婆经常出去,不是下地干活,就是出去走亲戚。也不给方华做饭,给孩子洗尿布。没出月子,方华就自己照顾孩子、做饭。

由于女儿静静长得白白胖胖,两只会说话的大眼睛总是带着笑意,村上的人谁见了都想抱抱,婆婆看着这么可爱的孙女,也越来越喜欢。尽管心里充满遗憾,但也没有任何办法,国强是村长的儿子,国家提倡“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男孩、女孩都一样”。她们家不能带头触犯国家政策。

方华看着女儿一天天长大,仿佛生活过得越来越有盼头。

可是意外总是在你猝不及防的时候发生了。国强出轨了,那女孩怀孕了。

方华就感觉一个晴天霹雳把她击倒了,本来感觉夫妻能白头偕老,一直走下去,没想到,人是会变得。那女孩是县城电力公司前两年分来的大学生。看国强高大帅气,一眼就喜欢上了,一有机会就国强哥、国强哥的,在屁股后跟着。女孩见多识广、能说会道。国强跟她在一起感到从没有过的快乐,不知不觉,两人就走到了一起。

女人的第六感觉通常是很灵的,国强这段时间对方华异常冷淡,无论方华跟他说什么,他都没有耐性。本来温暖的家变成一个冰窟窿,方华感到莫名的憋闷,她感觉婚姻就像一个牢笼,将她和国强捆绑在里面,此时国强正在拼命的往外挣扎。

国强回家跟婆婆商量离婚的事,婆婆不但没骂他,而且仿佛又看到了希望。

“跟她离婚,兴许那女孩肚子里怀的是男孩。”她婆婆很干脆的说。

方华没有哭闹、也没有纠缠,只是说:“你们给我点时间,我要冷静的考虑一下。”

方华顾不上歇斯底里哭闹的女儿,简单收拾了一些行李,毅然决然的离开了那个家,买了张火车票,朝着陌生的城市奔去,一路上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陌生的城市,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一到晚上,霓虹闪烁,灯火通明,连天上的星星和月亮都不显得那么亮了,她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就像一只流浪猫,感到异常的孤独和落寞。城市里很热闹,但热闹是人家的,跟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她找到一家便宜的旅馆住下来。

第二天,她到劳务市场找工作,有一个大型酒店在招人,她想找个洗碗、端盘子的活就行,人家看她高中毕业、形象又不错就答应了。没想到,两个月不到她就做到了大堂经理,领导对她的工作很满意,工资也一个月好几千。她渐渐的把生活安顿好,想抽时间回家一趟,跟那段婚姻做个了结。她没有其他的愿望,只想把女儿带在身边,培养她长大。

由于国强有错在先,方华提的条件他很快答应了,他们就这样到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

方华看着怀中熟睡的女儿,她从沉思中走了出来,她离婚的事,父母早晚会知道,一定会责怪她那么草率的离婚,还一个人带着孩子,但她顾不了那么多了。

她相信自己,只要自己好好干,会在城市里干出一片蓝天,她要让女儿好好上学,培养她上大学,过自由快乐的人生。

火车很快到站了,方华领着女儿随着拥挤的人流朝出站口走去,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是她们酒店客房部的李国栋,李国栋跟她年龄相仿,父母都是本市的退休干部,在工作、生活上经常帮助方华,这次几天没见方华的影子像丢了魂一样,多方才打听到方华回老家了。于是,天天在火车站出站口等着。没想到,真的等到了,他特别开心的跟方华招手:“方华,你回来了,我来接你。”

方华大方的跟李国栋介绍说,:“这是我女儿,她以后跟着我一起生活。”

李国栋赶忙说:“你女儿好漂亮,咱们有空可以带她到公园去玩。”

人在异乡,离不开朋友的帮助,方华认为李国栋是她在这个城市里最好的朋友。而李国栋认为,方华是他今生唯一想娶的女人。

新的一天开始了,一轮火红的太阳冉冉从东方升起。方华计划着等攒够了钱,就去报电大的酒店管理专业,她安顿好女儿,开开心心的去上班了。

乡村纪事:走出婚姻的女人

“既然婚姻不能给我带来幸福,我就要勇敢的走出去,女人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有尊严的活着。”方华想着不知不觉走到了单位,她微笑着和同事们打着招呼,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

"乡村纪事:走出婚姻的女人"的相关文章
1
1

热门关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