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传销难打也得打

从被戴帽的2018年至2019年3月,在打击清理传销的各项行动中,北海市共立涉传案件490起,刑留犯罪嫌疑人958人;其中海城、银海两区打传队共清查涉传房间12345户,教育遣散人员40118人,解救773人。

传销难打也得打

传销的真实机制并不是指数函数,而是加入者利用亲友对自己的感情与信任拉下线为组织者做嫁衣,本质上是把个人的亲情友情变现然后恭送给组织者,消耗个人的社会资本,危害甚大,所以必须打击。 (视觉中国/图)

(本文首发于2019年5月16日《南方周末》)

最近,广西北海成功摘除“全国整治聚集式传销重点城市”帽子。从被戴帽的2018年至2019年3月,在打击清理传销的各项行动中,北海市共立涉传案件490起,刑留犯罪嫌疑人958人;其中海城、银海两区打传队共清查涉传房间12345户,教育遣散人员40118人,解救773人。

此前的5月6日,市监总局发布《关于做好2019年传销重点城市、重点地区打击整治工作的通知》,将南京、南昌、长沙、南宁、西安、大连、秦皇岛与防城港市等八市列为2019年全国整治聚集式传销重点城市。与上一年对比,廊坊、北海、武汉、贵阳、合肥与桂林已成功摘帽,南宁、南京、长沙、南昌与西安则仍在榜上。

对于“聚集式传销”这种痼疾来说,上级给重点城市戴帽子,然后受到压力的城市,为了摘帽以撤除压力、洗刷恶名,就有动力重点投入警力与行政力量进行集中整治。这或是收效快且显疗效的方式。

传销难治,众所周知。首先是因为传销形态的进化,像病毒变异一样快。拉人头、收入会费然后诸上线层层分成,这是最原始、最粗陋的方式。“1040阳光工程”类似,不过已经用上“纯资本运作”“国家战略”的高级忽悠。以产品或服务为标的的金字塔式多层次营销,一般使用难以鉴定价值的化妆品、营养品或玉石之类,虽然远超产品或服务价值的部分本质上仍是入会费,但显得更有欺骗性。至于打着互联网金融创新及区块链加密货币旗号的传销或庞氏骗局,紧跟甚至引领潮流,散发着迷人的光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带来了额外的甄别与打击难度。

其次,尽管传销害自己害亲朋也危害经济与社会,但对一些地方尤其对“聚集式传销”所处的城市来说,反而是有好处的,因为传销组织者一般不会拿本地人下手,从全国各地骗来外地人,通过强有力的组织监控与洗脑加以控制,这些人在本地有消费,甚至还带来税收。这种好处,与成行成市的骗局来源地很类似,骗子不吃窝边草,只骗外地人,还在本地消费与投资。而且,“聚集式传销”所处的城市未必会有恶名,因为传销组织者一般不是本地人,这一点与骗局来源地骗子是本地人、影响本地声誉不一样。

然而,传销难打也得打。学过指数函数的人明白,传销模式是不可行的,在指数递增之下,几级之后,很快全世界的人全部加入都不够用,所以晚加入的下线必然是炮灰,但有贪婪无知识或贪婪压倒理智的总不乏其人。传销的真实机制并不是指数函数,而是加入者利用亲友对自己的感情与信任拉下线为组织者做嫁衣,本质上是把个人的亲情友情变现然后恭送给组织者,消耗个人的社会资本,危害甚大,所以必须打击。戴帽摘帽是一个办法,让相关城市抛开自己的小算盘,为社会利益行动起来。

南方周末评论员

"传销难打也得打"的相关文章
1
1

热门关注

1